欢迎来到爱菩提子网,这里有各种的文玩资讯! 手机爱菩提子网站地图

收藏专栏:琥珀|蜜蜡|玛瑙|战国红玛瑙|绿松石|青金石|玉器|翡翠|珊瑚|碧玺|小叶紫檀|黄花梨|沉香|崖柏|金丝楠木|红木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文玩杂项 > 正文

热门搜索:

多次悲壮烧画的吴冠中认为作品如果表达不好一定要毁

文玩杂项|2019-06-10 19:02|来源:艺术战争|编辑:菩提人生

摘要:吴冠中曾经多次悲壮烧画,有一次把200多张作品一起烧毁。对此,吴冠中认为“烧画是很平常的,作品如果表达不好,一定要毁,古有“毁画三千”的说法,但我认为那还是少的,以后

吴冠中曾经多次悲壮烧画,有一次把200多张作品一起烧毁。对此,吴冠中认为“烧画是很平常的,作品如果表达不好,一定要毁,古有“毁画三千”的说法,但我认为那还是少的,以后照样烧。”

作者对自己的作品,当会体会到父母对孩子的心情。学生时代撕毁过大量习作,那是寻常情况,未必总触动心弦。创作中也经常撕毁作品,用调色刀戳向画布,气愤,痛苦,发泄。

有时毁掉了不满意的画反而感到舒畅些,因那无可救药的“成品”不断在啮咬作者的心魂。

当我在深山老林或边远地处十分艰难的条件下画出了次、废品,真是颓丧之极,但仍用油布小心翼翼保护着丑陋的画面背回宿处,是病儿啊,即使是瞎子婴儿也不肯遗弃。

数十年风风雨雨中作了大批画,有心爱的、有带缺陷的、有很不满意但浸透苦劳的……任何一个探索者都走过弯路和歧途,都会留下许多失败之作,蹩脚货,暴露真实吧,何必遮丑,然而,换了人间,金钱控制了人,进而摧毁了良知和人性。作品于今有了市价,我以往送朋友、同学、学生、甚至报刊等等的画不少进入了市场,出现于拍卖行

50年代我作了一组井冈山风景画,当时应井冈山管理处的要求复制了一套赠送作为藏品陈列,后来我翻看手头原作,感到不满意,便连续烧毁,那都属于探索油画民族化的幼稚阶段,但赠管理处的那套复制品近来却一件接一件在佳士得拍卖行出现。

书画赠友人,这本是我国传统人际关系的美德,往往不看金钱重友情。郑板桥赠友之作并不少,他那篇出色的润笔词我是当做讽刺人情虚伪的鲁迅式杂文来读的。

艺术作品最终成为商品,这是客观规律,无可非议。

但在一时盛名之下,往往不够艺术价值的劣画也都招摇过市,欺蒙喜爱的收藏者,被市场上来回倒卖,互相欺骗。

我早下决心要毁掉所有不满意的作品,不愿谬种流传。

开始屠杀生灵了,屠杀自己的孩子。

将有遗憾的次品一批批,一次次张挂起来审查,一次次淘汰,一次次刀下留人,一次次重新定案。

一次次,一批批毁,画在纸上的,无论墨彩、水彩、水粉,可撕得粉碎。作在布上的油画只能用剪刀剪,剪成片片。

作在三合板上的最不好办,需用油画颜料涂盖。儿媳和小孙孙陪我整理,他们帮我展开6尺以上的巨幅一同撕裂时也满怀惋惜之情,但惋惜不得啊!我往往教儿媳替我撕,自己确乎也有不忍下手的隐痛。

画室里废纸成堆了,于是儿媳和阿姨抱下楼去用火烧,我在画室窗口俯视院里熊熊之火中飞起的作品的纸灰,也看到许多围观的孩子和邻居们在交谈,不知他们说些什么。

画室里尚有一批覆盖了五颜六色的三合板,只能暂时堆到阳台上去,还不知能派什么用场,记得困难时期我的次品油画是用来盖鸡窝的。

生命末日之前,还将大量创作,大量毁灭,愿创作多于毁灭!

上面是“多次悲壮烧画的吴冠中认为作品如果表达不好一定要毁”的全面内容,想了解更多关于 文玩杂项 资讯,请继续关注爱菩提子。

分享到:
【免责声明】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与爱菩提子网无关。爱菩提子网站对文中陈述、观点判断保持中立,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。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。
雕刻葫芦怎么保养
雕刻葫芦怎么保养
葫芦在我国有着悠久的种植历史。《诗经·大雅》…[查看全文]
如何挑选玩葫芦
如何挑选玩葫芦
玩葫芦的人最初的目的是强身健体。现代科学证…[查看全文]
葫芦适合什么时候种
葫芦适合什么时候种?
葫芦,属葫芦科、葫芦属植物,它是爬藤植物,…[查看全文]
什么是烙画葫芦
什么是烙画葫芦
烙画来源于古代的一种烙刑,由烙刑演变而来,…[查看全文]
第118期:什么是西瓜碧玺_西瓜碧玺的价格_西瓜
什么是西瓜碧玺_西瓜碧玺的价格_西瓜碧玺的鉴别
爱菩提子网提供什么是西瓜碧玺、西瓜碧玺的作用与…[详细介绍]
第60期:2013文玩核桃视频_最新文玩核桃视频
爱菩提子网提供2013文玩核桃视频、最新文玩核桃视频、如何挑选…[详细介绍]
第107期:凤眼菩提怎么盘_凤眼菩提手串
爱菩提子网提供凤眼菩提怎么盘、凤眼菩提手串参照等,为文玩…[详细介绍]

版权所有 (c) 2014-2019 爱菩提子 www.iputizi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4023315号

回到顶部
爱菩提子安卓客户端
上一篇:刘阮入天台”香薰鉴赏
下一篇:朱家溍:故宫“国宝级的专家”